他换烟了

社会新闻 阅读(78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幸福不是长生不老,不是锦衣玉食,不是权倾朝野。

  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的达成。

  ? ? ? ? ? ? ? ? ? ? ? ? ? ? ? ? ? ? 一一题记

  我碰见徐良都在不同时间。

  我在外面做生意回家乡的时候是2012年,徐良请我抽烟,他抽的是“云烟”牌。那时候,他供大女儿读中专,第二年才毕业。

  后来一次碰见徐良,他在供广州读大学的二女儿,他继续抽的烟还是“云烟”,前一年碰见徐良,他请我抽烟了。

  老徐啊,你这一次回来,我的二女儿也毕业了,我请你抽一根好点的。”

  徐良从白衬衣的口袋里掏出香烟, “好日子!”

  “两个女儿毕业了,你也过上’好日子了?”

  我搭着徐良的肩膀,他为了供孩子上学,为了让孩子走出农村,为了让孩子出去见见世面,他除了花钱买烟之外,他穿的衣服只有工作服,毛衣 厂发的蓝色长裤,白色衬衫,可谓是几十年没有改变过的经典款了。

  徐良为人品正憨厚,他舍得花钱买烟,口袋里不缺的就是烟了,每当哪个认识的兄弟碰见他,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请上一根烟。虽然抽的烟不是品牌的“中华”、“五叶神””几十元一包的,但比起出出进进城里的兄弟们,他慷慨大方,他一碰上熟人免不了掏口袋请人家抽烟,他够有人情味的,没有计较抽烟要花钱,而是从自家身上省钱,没给自己添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我了解他,熟悉他的为人,忠厚纯朴,踏踏实实工作,左邻右舍如果要他帮忙的,只要他做得到的,他肯定会帮人家的忙。因而,他母亲过世,只要他一开口,邻居们都放下手里头的事,几百元的工钱不赚,赶紧过来帮着他料理母亲的后事。

  因为这事,我也从外头赶回来看看,他拍着我的肩膀,“兄弟,你放下事情从外边跑来回,哥真感动!”

  “应该的!”

  我由衷之言。因为他的品质值得我尊重,不仅仅是几根烟,而是他每天买的烟,不是这个抽就是那个抽,谁不抽上他的烟?谁不清楚他的“品”,你一口,我一口,他一口,兄弟的胸襟。

  这会儿,我回老家要到镇上办身份证,跟徐良借摩托车。

  徐良又掏出口袋,拿烟请我抽。

  别说我小气鬼,我不抽烟的。我没有买烟,我的口袋也没有带烟。而唯独徐良请我抽,我才抽一口,徐良对邻里的兄弟们真诚相待,他请我抽烟,我一直不好意思推辞,因为他总是恭恭敬敬的,两手把烟请到你手里。所以,每一次我碰见徐良,他请我抽烟,我就抽,而其他的人请我抽烟,都被我拒绝了,“我不抽烟!”

  徐良又拿了烟请我抽。

  “牡丹?”

  我心底里诧异,两个女儿已经毕业了,第三的女儿今年参加高考,考上了吗?又得省钱供三女儿上大学?才换了“牡丹?”

  我心底里嘀咕着。

  “老徐啊,老三今年参加高考,就几百分,她说要复读,考出好成绩来,现在已经报名到一家私校复读,一学期就一万两千元,其他的还没算上呢?这不,抽上‘牡丹’了 ,明年七月份如果她考上大学了,还要交大学的学费,这钱的坑啊,虽说是无底洞,也得填啊!”

  我搭搭徐良的肩膀,“兄弟腰板硬,这农家汉,有几家能供孩子上大学的呢?你啊,好父亲,做得好,孩子有出路,我们父母求个心安啊!”

  “做父母的,的确求个心安,三女儿有心想改变自己,再拼一年,作为父母的,应该支持她。钱以后有得赚,唯独青春不能耗着,我尊重孩子的选择,这烟啊,就降个价位了!”

  徐良自我解嘲。

  “两个大女儿已经出来工作了,有钱了,可以拿点回家帮帮家庭,供弟妹上学啊!”

  我实话实说。徐良大半辈子省吃俭用的,口袋何曾宽裕过?孩子怎就不体谅父母的辛苦付出呢?已经出来工作了,也该出钱供弟妹读书,减轻父母的负担。

  我把这话憋在心里 ,不敢直言不讳,徐良疼孩子可是出了名的,他喜欢为孩子多付出。

  “老徐啊,大女儿在东莞工业城上班,二女儿在肇庆上班,她俩没有什么大文凭,几千元工资。女孩子在外面生存,生活能够自理,没有往家里头叫苦喊累的,已经不错的了。平常,家里头的日常用品啊,两个小的篮球鞋、运动鞋、衣服啊,都是两个大的女儿张罗着,花钱的地方也不少。我的工资也没什么其他投资,就供孩子学习,家用开销靠老婆在服装厂的工资,日子还可以过的,只是这烟,贵啊,我这一天可以省点钱,等着孩子交学费时才能拿得出来。老弟啊,自家口袋清楚,咱们不能给孩子一个好出身,这一把骨头能自己支撑着就得撑着!”

  徐良淡淡一笑,不以为然中可以感受到徐良的踏实做事,从容应对,是一个珍惜家庭,疼爱孩子的慈父。

  每一个父母何曾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何曾不是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

  我也是父亲,我打打拼拼何曾不是为孩子付出?

  我懂徐良,我支持徐良这样做:

  烟,可以不上档次,但教育的钱,不能省!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