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败走新能源

国内新闻 阅读(854)

曾经是重庆首富的尹明善创办的摩托车公司力帆(Lifan),后来转而制造汽车,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现在它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因为它的资本链即将断裂,成为经济冬天的又一个注脚。

近日,重庆市政府致电当地金融办公室和相关银行机构的债权人,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债务委员会,要求银行“不贷款,不压贷款,不停止贷款”

力帆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期末银行贷款为127.82亿元,期末非银行金融机构为104.86亿元,第二期16家力帆债券为5.3亿元,到期日为2020年3月15日 今年上半年,各银行向力帆股份发放信贷125.66亿元,其中已使用121.16亿元。

据报道,债务委员会有许多银行参与其中,包括中国农业银行、进出口银行和其他大型银行以及其他25家向力帆股份提供信贷的银行。其中,信用额度较大的银行有:进出口银行21.23亿元,已全部用完;重庆银行提供信贷15.98亿元,其中已使用15.72亿元。浦东发展银行已经用光了14.33亿元。农业银行已经用光了10.89亿元。中国建设银行已经用光了7.6亿元。浙江商业银行提供了7亿元,已经全部用完。兴业银行已提供5.84亿元,其中已使用5.83亿元。中国工商银行已经用完了它所有的5.25亿元。

对于一些媒体报道称“力帆汽车将在年底前进入破产程序”,力帆股票(Lifan Stock)表示,这一消息是不真实的,并表示该公司目前债务和流动性压力很大,正在采取各种措施降低风险。 然而,很明显,尽管力帆没有破产,但资本链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想知道重庆市政府这次能否帮忙扭转局面?

当我从梦中醒来

力帆的股本短缺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 2018年10月,力帆股份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移至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改造中心,获得33.15亿元。同年12月,重庆力帆乘用车生产资质以6.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汽车和家庭。

据报道,力帆拥有力帆汽车和力帆乘用车,力帆的所有车型都属于力帆乘用车。 此次出售是力帆乘用车的生产资质,"如果不是因为内部资金紧张,几乎不可能出售制造汽车的资质。"

2018年力帆汽车实现营业收入110.06亿元,同比下降12.66%;利润总额3.08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52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亏损20.43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仅为1.87亿元,同比增长991%。

经营不善与公司的主营业务密切相关。 统计数据显示,力帆的汽车销售在过去两年一直很差。 2018年,力帆售出9.2万辆传统乘用车,同比下降26.39%,为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 销售额骤降,导致应收账款大幅减少,导致力帆的现金流一度吃紧。 力帆试图通过出售土地和资质来摆脱困境,但没有成功。

2019年,力帆的汽车销量仍在下降,半年内亏损逾9亿元。 从今年开始,力帆汽车遇到了一系列问题,如融资违约、公司起诉、股票冻结和评级下调。 因此,力帆股份只能通过股权质押筹集资金 今年5月31日,力帆股份宣布股东力帆控股和重庆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已发行8500万股质押品,同时质押8500万股。交易于5月30日完成

据统计,股份质押后,力帆控股质押股份余额为5.93亿股,占力帆控股所持股份总额的96%,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5%,均为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

6月13日,力帆融资租赁的1亿元欠款因逾期而被冻结。 6月15日,力帆股份宣布冻结力帆股份的6.04亿股流通股,占力帆控股股份总数的97.28%,冻结期为3年。

内部人士推断,股权质押已经成为力帆控股兑现的方式。 在冻结之前,力帆控股几乎已经清算了力帆汽车。 换句话说,力帆控股已经预测了力帆汽车的业绩,他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将损失降到最低并兑现

7月,力帆的传统乘用车产量仅在枪击事件后34辆,同比下降99.58%。销售量为678台,同比下降91.43%。新能源方面,7月份共售出187辆汽车,同比下降71.49%。严酷的销售结果似乎表明力帆输掉了比赛。

为了挽回败局,力帆计划调整公司的业务发展重点,将摩托车放在第一位,而力帆创始人、前董事长尹明善曾经预期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则跌至第二位。这与尹明善为其继任者设定的“坚定不移地转向新能源”的最初目标相去甚远。

在公司业绩持续下滑的同时,力帆股份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变动。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陈卫和马尔科

尹明善退休后,他向外界宣布,时任力帆执行主席兼首席科学家的陈伟是力帆未来的董事长。 陈伟因其海外工作和学习背景以及在汽车联网等领域的丰富经验而受到尹明善的重视。 马克是另一位33岁时接任力帆实业总裁的前高管,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未来他将在新能源和传统燃料汽车项目上投入更多时间

现在,随着两人的离开,力帆的乘用车业务将走向何方?

10月14日,力帆股份透露,9月份产销快报显示,力帆汽车9月份生产了605辆传统乘用车和377辆新能源汽车。售出了399辆传统汽车和360辆新能源汽车。9月份,售出的汽车总数不到1000辆,只有759辆。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我不知道退休回到前线的尹明善下一步会和她自己经营的力帆做什么。

Dream Flowers尹明善的经历可谓传奇:早年辍学,入狱18年,47岁经商,54岁创办力帆集团,62岁登上福布斯中国百强富豪榜,79岁退休幕后。可以说,他也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人。

尹明善年轻时失去了父亲,在涪陵有一个大家庭,但早年因地主背景被送到农村。1961年,他因“反革命”罪被送到一家塑料厂进行劳动改造。直到1979年,他才被“平反”和释放。 这时,他已经41岁了,很快就展示了他非凡的才华。他当过英语翻译、英语教师、出版社编辑,也当过国有企业经理,帮助亏损企业扭亏为盈。

1985年,47岁的尹明善毅然辞去“铁饭碗”,开始经营书刊批发业务。不久,他成为重庆最早也是最大的书商,挖出了第一桶黄金。 1989年,尹明善突然宣布退出出版业,理由是“虽然当时出版业非常活跃,但已经见底,注定是一个小行业”

然后他在口袋里找了一条20万元的新赛道。 20世纪90年代,重庆的“摩托车帮”闻名全国,摩托车巨头“嘉陵”、“建设”以及大量生产和销售摩托车及配件的民营企业都聚集在此。 199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尹明善嗅到了摩托车行业的商机。第二年,54岁的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成立了“宏达汽车零部件研究所”。

尽管当时只有9名员工,他说,“我想制造一台在中国和世界都没有的摩托车发动机”。当时,这似乎是在吹牛,但他真的意识到自己吹的是一头牛。 首先,他组装了发动机。他买回的组装零件价值1400元。组装好的发动机卖了1998元,每台赚了598元的毛利。

半年内,研究所销售额达到730万元。 初出茅庐的尹明善开始组织摩托车厂。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制造自己的发动机,他为此投资了50万元。 全心投入的人会得到一切。一年之内,他们生产了两个“全国都没有”的引擎,让他赚了很多钱。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摩托车已经从奢侈品变成了日用品,然后变成了必需品。 1999年,本田已扩展到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销量超过200万辆 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5.5亿元的净资产跻身福布斯中国50富豪榜。

本田花了九年时间成为摩托车领域的世界第一,2001年销售了184万台发动机,收入超过38亿元。后来更名为力帆。 到2003年,重庆力帆成为中国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 这时,65岁的尹明善决定进入汽车制造业

这是因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促进了汽车价格的普及。与此同时,中国汽车市场已经开始显示出巨大的消费潜力。吉利和比亚迪等民营企业纷纷进入该行业。 与此同时,主要从事摩托车业务的力帆正显示出疲软的迹象。2002年,它仅增加了几百万净利润。净营运现金流比上年大幅下降2亿多元,甚至出现负数。

2003年,尹明善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厂80%的股份,并将企业名称改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正式进入汽车制造领域。 今年,尹明善还当选为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位进入省部级官员行列的民营企业家。

2006年,力帆进入乘用车行业,三年内每年销售43,000辆汽车,并涉足普通汽油发动机业务等。 虽然第二次启动不尽如人意,但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这让尹明善感到有些欣慰。 力帆汽车也于2010年11月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国内私人乘用车公司。 上市后,力帆控股的市值达到100亿元,尹明善成功获得重庆首富称号。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力帆的汽车业务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成功。 财务报告显示,力帆控股2009年净利润开始超过3亿元,2010年达到4.4亿元。从那以后,力帆控股的净利润一直徘徊在3亿元到4亿元之间。汽车的建造并没有使公司“负担得起”

随着汽车工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市场正处于欣欣向荣的状态。力帆汽车不仅没有脱颖而出,而且产量和销量都有所下降。

从2014年到2018年,力帆汽车已经连续4年下滑。自2014年以来,力帆的负债率已经达到70% 2015年,力帆股份宣布了总额为52亿元的“历史上最大的增资”,希望转向新能源汽车。 今年,力帆控股的净利润因新能源等领域投资增加而降至1.1亿元。

2017年10月,自觉虚弱的尹明善将接力棒交给职业经理人牟刚和马可进行管理。他退居二线,成为实际的控制者,并为未来做了计划。近年来,他已将近80%的权力下放给内部,剩下的20%将逐步移交。今后,他将只保留实际控制人的身份,不会直接参与公司的运营。

当尹明善终于卸下沉重的负担,想要享受晚年时,他措手不及,冬天突然来临。 老尹明善看着厉凡,他创建了厉凡,但现在风雨飘摇,不得不回来把他从泥沼中拯救出来。

谁在大梦里先思考

在过去两年的风暴中,强大的帆折断了桅杆,再也不能航行了。 除了经济冬天和低迷的汽车市场,力帆垮台的主要问题在于它本身。 那么,力帆有什么问题?

首先,汽车制造业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缺乏可以制造的核心产品。

力帆走到了今天,这与其落后的产品变化和频繁的质量问题密不可分。 当汽车第一次制造时,力帆曾经是一个热门品牌,但是这种热门的讨论并不是因为汽车很好。

2006年1月,力帆的首款轿车520正式上市。尽管它是针对天气而配置的,但它并没有被市场认可。其年销量仅超过10,000台,而几乎同时上市的比亚迪F3当年每月销量超过10,000台。

第一辆车出现故障后,力帆走上了仿制之路,直接仿制宝马MINI成为力帆320。品尝了好处后,宝马3系力帆620的复制品、福特新款S-麦克斯轩朗的复制品和汉兰达的复制品力帆x80相继推出。 当然,一直模仿而从未创新的力帆,还没有积累核心竞争力,因此无法推出第一款车型。

长期以来能够渗透市场的公司都有能够站得住脚的核心产品的支持,如丰田的花冠、凯美瑞、本田的雅阁、思域、大众的高尔夫、甲壳虫等。 相反的例子是通用汽车公司。虽然它有许多型号和品牌,但由于缺乏全球销售汽车,研发和改革缓慢,它无法经受外部管理变革的考验,甚至到了破产和重组的地步。

因此,建立能够在市场上畅销的核心车型是独立汽车公司发展的合适方式。例如,长城由哈弗H5和H6在市场上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吉利由帝豪EC7确立了自己的品牌,被批评为假冒的中泰使用T600来吸引用户的注意力。 然而,力帆汽车在这一点上已经有十多年的后见之明了。直到2016年12月《卖味》上映,单辆车的月销量才超过1万元。

缺乏核心竞争力产品的背后是缺乏技术 例如,力帆320将他的正面改为330,然后出售,而力帆620将其改为630,这也是一个小修。 到目前为止,力帆已经两年没有推出新的燃油汽车了。现有的模型都没有最先进的模型。这怎么可能成功呢?

第二,新能源的转化是无效的,并且一直在跌跌撞撞。

力帆尚未在燃油汽车领域建立核心竞争力,已经开始效仿,转向新能源汽车。 尹明善计划利用新能源出口,到2020年推出21种新的纯混合动力产品,以实现总共50万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目标。

范丽的新能源玩得很开心。2015年,范丽新能源汽车销量位居全国前列,这也让该行业对范丽的转型充满期待。 然而,由于没有核心竞争力,力帆申请了2395辆不符合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标准的汽车。结果,力帆陷入了“欺诈赔偿”的风暴中。财政部不仅拒绝发放补贴,还在2016年取消了力帆的补贴资格

动荡导致力帆股价持续下跌,新能源汽车销售开始下滑,公司2016年净利润也创下上市以来新低。 此时,力帆应该选择以产品质量说话,重塑品牌形象,或者放弃升级品牌的尝试,继续遵循一贯的低价线,以销售为王。

但是习惯于走捷径的力帆已经形成了一套思维,并选择了走捷径而不管情况如何。它把注意力转向了今年3月刚刚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氢能。该公司计划“与热点摩擦”,并已发布公开声明,宣布将推出氢能汽车。 但很快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痛击”,力帆透露相关信息后回复:“公司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仍处于合作开发的初始阶段,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也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尽如人意的风险,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乘用车宣传目录。” 回复公告一发布,力帆的股价就开始暴跌,品牌形象再次受到重创。

此时,“摩托车禁令”也已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作为力帆核心产品的摩托车销售已经不复存在。从那以后,力帆似乎已经失去了翻身的力量。

第三,创始人太喜欢事物,分散了他们的精力。

一般来说,了解力帆经历的人会有疑问。力帆最初是以研发技术的摩托车起家的。当你来到汽车领域时,为什么不重视研发呢?这可能与不专心做事有关。

与李书福等痴迷于制造好车的私营企业家不同,已经很老的尹明善有很多爱好。例如,力帆曾经进入足球场。尽管它通过足球提升了自己的品牌意识,但多年来也损失了10多亿元。

此外,这可能是由于他早期的经历。作为洪鼎商人,尹明善特别热衷于政府工作。他曾经对有关领导说:为了搞好工商联,我可以卖掉企业!

力帆也涉足房地产领域,从资产超过50亿、22万平方米的甲级写字楼力帆中心,到资产约40亿亩的力帆工厂,再到北碚老城商业圈项目、蔡家飞翠县项目、贵州娄山关假日项目、新牌坊力帆岳峰项目、钱江檀香山项目等。都是力帆工业

汽车制造是一项需要大量投资的业务。占集团业务很大比例的房地产业务也因其自身的汽车制造业务而亏损。这恰恰是“没有房地产就不能制造汽车”的讽刺。

第四,没有继任者,接力棒的交接也是无效的。

尹明善2017年退休时,他高呼《谢客商》:“力帆在80多岁的时候失败了。之后,力帆起飞了。 现在回想起来,“继任者”这个词真是令人眼花缭乱,喜忧参半

尹明善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都是力帆的董事,也是力帆控股旗下几家公司的董事 与女儿尹索伟的低调相比,他的儿子尹喜地被称为“惊喜哥哥”,对超级跑步有着近乎狂热的痴迷。2009年,在力帆集团投资俱乐部资金紧张的背景下,他花了3000万元买了一辆布加迪威龙(Bugatti Veyron),成为中国第一辆汽车的车主。 他的车库里有30多辆豪华车。

有人曾经计算过,尹喜地会买一辆价值5000万英镑的豪华跑车,尹明善需要卖掉1000辆力帆汽车才能赚回来。 尹喜地在网上有很多争议,“害群之马”的标签已经贴出来了。有些人向他解释说,事实上一切都是误会。尹喜地以高价购买跑车,为公司学习外国技术。他将自己购买的豪华车免费交给力帆集团的设计师进行研究和分析,以改善力帆汽车的不足之处。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与父亲在一些问题上的分歧和限制,尹喜地放弃了继承权,并在2012年后离开汽车行业,专注于超级赛事。 尹明善的女儿尹索伟从高中被派往国外主修管理,她在2017年拥有近14亿元的市值,但她也没有接手。

尹明善对公众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任命我的儿子接任。他对做生意的兴趣不是很强烈。我不是工作狂,我家里的人也没有外面的人好。” 2017年底,即将80岁的尹明善退休时,他选择将力帆交给“外人”

但是在局外人中选择继任者并不容易 2015年6月8日,在重庆岳来会议中心举行的“力帆之夜”上,尹明善自豪地向外界宣布,两人都是接班人,左手握着1956年出生的首席科学家陈伟,右手握着1970年出生的尚游总统

就在人们普遍认为力帆的继任者即将敲定的时候,变数突然出现了。 8月9日,尚友因身体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总裁职务。在8月12日的股东大会上,陈伟当选力帆副主席。董事会当天聘请牟刚为力帆总裁。 2017年底,牟刚最终确定继任者。

尹明善在选择外部继任者时,对中国职业经理人深表怀疑,因为他被背叛了。他直言不讳地说,“中国尚未形成职业经理人市场。” 虽然尹明善退休后将力帆交给牟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但一年后力帆回到了尹明善。

持续的人事变动可能导致企业决策缓慢,影响力帆抓住全力冲刺的机会期。

事实上,上述所有问题可以归结为一点,那就是力帆在制造汽车方面缺乏理想和感情。赚钱后,力帆总是想走捷径而不进步。 尹明善曾经说过:力帆尽管困难重重,但还是制造了汽车,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的策略是“赢了就打,赢了就跑。” 当然,如果你以这种心态制造汽车,你就不会全力以赴地投资研发、积累核心技术和提高产品质量。

当然,最好不要造这样的车 除了个人性格和管理风格的局限,这一步终于达到了。 因此,力帆似乎要求这次失败。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 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转载授权。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