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建议将没收的贪官资产填充养老基金账户

国内新闻 阅读(833)

我想在3天前分享原来的周鹏号码

周鹏根:建议用没收的腐败官方资产填补养老基金账户

在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杨晓都介绍,十八大以后,共有440名党员对省级以上干部和其他中层干部进行了审查。纪律办公室干部现有干部8900多人,县级干部多人,基层干部27.8万人。

从已经公布的审判结果来看,与在十八大之前接受检查的腐败官员相比,这些腐败官员的数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此前,参与数千万人案的有罪官员已经对公众感到惊讶。如今,“1亿腐败官员”,“小官员和巨大的贪婪”现象层出不穷。家庭收集的现金以“吨”计算。官方单人最高贿赂金额也超过10亿元,即山西省吕梁市前副市长张仲生在十八大后因接受贿赂被判处死刑,已收到受贿总额10.4亿元,另有1.3亿元财产无法解释来源。

即便如此,有关部门在公布涉及腐败的金额时,也充分考虑了人民的心理承受能力,因此他们故意避免了一些参与判决的腐败官员的数量。例如,由于接受贿赂罪,他被判终身监禁,被剥夺了终身政治权利,并没收了他的所有个人财产。交出赃物并交给国库的郭碧农并未提及判决中的贿赂金额。网民普遍明白,由于数额过大,不便向公众宣布。

除军事高级官员外,地方高官的判决也有类似的现象。如果他因接受贿赂和巨额身份不明的财产来源被判处死刑,他成为云南省第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无减刑或假释,死刑被停职两年”的人。党委书记白恩培的判决结果显示,他的贿赂相当于人民币246,764,111百万元,但没有公告说它无法从源头上解释大量财产。

不难看出,中国十八大以后开展的“风暴与雨”反腐的伟大成就也包括为国家积累巨额财富。由于涉及的这些腐败官员的数量可以大量收回,案件中涉及的许多金额也是由于房地产和其他交易的投资,但也得到了多重升值,法院正在“考虑没收所有人个人财产,“其投资增值的一部分被没收。

但你在哪里没收这么多钱?了解政府运作机制的熟悉程度,资金最终将进入各级财务账户,并最终“用于人民”。但大多数普通人都不知道这笔钱去了哪里。因此,反腐败在互联网上有一种否定的说法,认为反腐败与普通人无关。

为解决这一问题,让普通民众支持反腐,笔者建议将没收腐败官员的收入,直接纳入各级政府的养老基金账户。

众所周知,由于中国已经建立了20年的养老基金制度,参与工作的员工没有缴纳养老保险。退休后,他们已经收到社会保障基金的养老金“被视为支付”,这导致养老基金的“机构差距增加了未来养老基金分配的风险,并提高了公众对未来的认识。如果没收腐败官员可以直接记入养老基金账户,为了减少养老基金的“缺口”,增加公众未来的安全感,让居民感受到真正的利益,人民必须支持中央反腐败。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周鹏根:建议用没收的腐败官方资产填补养老基金账户

在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杨晓都介绍,十八大以后,共有440名党员对省级以上干部和其他中层干部进行了审查。纪律办公室干部现有干部8900多人,县级干部多人,基层干部27.8万人。

从已经公布的审判结果来看,与在十八大之前接受检查的腐败官员相比,这些腐败官员的数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此前,参与数千万人案的有罪官员已经对公众感到惊讶。如今,“1亿腐败官员”,“小官员和巨大的贪婪”现象层出不穷。家庭收集的现金以“吨”计算。官方单人最高贿赂金额也超过10亿元,即山西省吕梁市前副市长张仲生在十八大后因接受贿赂被判处死刑,已收到受贿总额10.4亿元,另有1.3亿元财产无法解释来源。

即便如此,有关部门在公布涉及腐败的金额时,也充分考虑了人民的心理承受能力,因此他们故意避免了一些参与判决的腐败官员的数量。例如,由于接受贿赂罪,他被判终身监禁,被剥夺了终身政治权利,并没收了他的所有个人财产。交出赃物并交给国库的郭碧农并未提及判决中的贿赂金额。网民普遍明白,由于数额过大,不便向公众宣布。

除军事高官外,地方高官的判断也有类似的现象。因受贿罪和巨大的不明来源财产被判处死刑的,是云南省第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缓期二年不减刑、假释”的人。白恩培书记的判决显示,他的行贿金额相当于人民币.111万元,但没有公告称,这无法从源头上解释巨额财产。

不难看出,十八大后“风雨”反腐倡廉的伟大成就,也包括了国家巨大财富的积累。由于这些腐败官员的涉案金额可以大量追回,案件涉案金额中的许多也是由于投资房地产和其他交易,但也收到了多次升值,法院正在“考虑没收所有个人财产”。埃蒂说,“这部分投资升值被一起没收了。

但是你在哪里没收了这么多钱?了解政府运行机制的熟悉程度,资金最终会进入各级金融账户,最终“为人民使用”,但大多数普通人不知道资金流向何处。因此,在互联网上有一个关于反腐败的负面说法,即反腐败与普通人无关。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让老百姓来支持反腐倡廉,笔者建议将腐败官员的收入没收,直接计入各级政府养老基金账户。

众所周知,中国建立养老基金制度只有20年,参加工作的职工没有缴纳养老保险。退休后,他们在社保基金中领取的养老金被视为“考虑支付”,这导致了养老基金的“制度缺口加大了未来养老基金分配的风险,提高了公众对未来的认识”。如果没收腐败官员可以直接记入养老基金账户,为了减少养老基金的“缺口”,增加公众未来的安全感,让居民感受到真正的利益,人民必须支持中央反腐败。

为第一作者原件,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