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履行约定还称被侵权,博士状告贵州省教育厅一审驳回

国内新闻 阅读(1594)
?

107.jpg 8月12日,贵阳市关山湖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侵权纠纷。原告是一名医生。被告是前凯里学院和贵州省教育厅。原告要求两名被告归还原博士。南京大学文凭和南京大学原博士证书,补偿了9999元的精神慰借。法院在法庭上作出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自愿签署“四重协议”

肖某于2012年7月通过公开招聘,并于2012年8月20日前往凯里学院签订了就业合同,这是凯里学院的职业生涯。 2014年12月,肖某获得副教授资格。 2015年,根据教育部2015年高级重点人才研究生招生计划,原告肖某向被告凯里学院申请定向培训,获得凯里学院资格,并考入南京大学。在博士注册表上2015年全国少数民族高级重点人才计划候选人,原告肖某签名为候选人,签名栏目如上:

“1.自愿申请此计划.2。自愿签署协议,承诺毕业.至少服务8年.3。毕业后,学校将邮寄文件,帐户,学位和学历证书到了方向单位。应届毕业生将邮寄给省教育厅。“

规定“C部分”。泰(肖某)在甲方(南京大学)学习后,必须返回乙方(克里学院)至少8年。2015年7月22日,凯里学院与萧某签订了另一份【0x9A8B】。

原告要求终止劳动合同,并返还文件。

2018年1月12日,肖某向凯里学院申请帮助解决配偶安置问题。博士学位授予前,2018年4月3日,肖某向凯里学院递交了辞职信,以配偶准备工作无法解决、夫妻年复一年分居为理由辞职,愿意支付违约金。2018年5月22日,凯里学院决定不同意肖的辞职。2018年6月20日,肖某博士毕业。萧某博士研究期间的档案、博士学位证书和博士学位证书由南京大学直接邮寄到贵州省教育厅保管。

肖牟向东南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因为凯里学院不同意他的辞职申请。2018年8月25日,仲裁委员会裁定肖的请求被驳回。2018年9月14日,肖某向凯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归还文件,协助办理人事档案、社保资金等转移手续。诉讼期间,肖向凯里市法院申请撤回要求返还博士学位证书和博士学位证书的诉讼,并向贵阳市观山湖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法院一审驳回了上诉。

2019年8月12日,关山湖区法院审理了侵权纠纷案。

原告肖某的主张是:命令两名被告归还入侵原告的南京大学原博士毕业证书和南京大学原博士证书;这两名被告被命令以9999元赔偿肖的精神抚慰金。

,驳回了原告肖某的诉讼请求。

审判期间,原被告人争议的焦点是被告的贵州省教育厅原告肖某的博士学位和学位证书是否构成侵权。

原始被告围绕焦点进行了激烈辩论。

法院意见

法院认为该案件涉及博士文凭和学位证书,该证书是亲自附上的。被记录的原告肖的教育和学位属于原告肖,但财产的所有权可分为占有,使用和管理。收入和其他权利。

对于争议,首先是合同自由,被告贵州省教育厅是根据原告肖某的同意和协议,被告贵州省教育厅对原告肖某的博士学位和学位证书是四方协议中的原则如果未被撤销和解雇,原告肖某应当按照合同的规定执行贵州省教育厅的托管行为,不构成侵权。

其次,被告人贵州省教育厅托管两份证书并未否认原告肖某从南京大学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它没有影响或否认原告肖的学历和学位,因此被告贵州省教育厅的行为不构成侵权。

第三,被告贵州省教育厅根据教育部的文件实施了托管行为。该文件不仅涉及教育行政机关,还涉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民政委员会,财政部和人事部。民族高等教育人才在少数民族地区单独强调,享受国家一般博士生的优惠政策。该政策不违法。贵州省教育厅的行为按规定行使,不构成侵权。

总之,被告凯里学院和贵州省教育厅没有侵权事实。原告肖某向两名被告上诉,要求归还博士学位和学位证书。没有事实依据,医院也不支持。同样,没有侵权事实,原告肖某要求支付精神上的安慰,并且法院不予支持。因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