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井宏:有年轻人借巴菲特炒高自已 投机会付出代价

国内新闻 阅读(1095)
?

  2b21-iaxiufp6670491.jpg清华大学教授、中关村龙门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井宏

  新浪财经讯 8月10日消息,第二届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暨京津冀青年经济领军人物创新发展大会于8月10日在天津举行。主题为“初心引创新 筑梦新时代”。清华大学教授、中关村龙门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井宏出席并演讲。

  徐井宏表示,很多人是称不上企业家的,很多人可以称之为商人,称之为做生意人,企业家不仅是做生意,真正称之为企业家的人,一定是怀着使命,一定是为世界更加美好和人民更加幸福创造出的价值,所以没有家国情怀和使命感的做企业的人,一定不会做长的,可能会赚一笔钱,可能日子过得很好。

  他讲到,前一段时间,一个年轻人挣来很多钱,就把自己炒得更高,跟巴菲特午餐等等,这孩子其实他认识,很可惜。徐井宏指出,任何的投机行为一定会以更大代价为结果,他希望年轻的企业家们认清这一点,当前确实会有很多诱惑和机会,但任何一个非价值创造的所得,一定以更加惨痛的代价为结尾。

  以下为文字实录:

  徐井宏:所以今天我的题目叫《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企业家素质》,谈谈我们企业家该怎样迎接这样的挑战和把握机遇。

  全球第一台计算机是1940年代才发明的,跟柳传志老师的年龄差不多,但是真正的信息网络在全球化过程中,其实就是近三十年才出现的,从80年代、90年代开始出现的,我是1980年上大学,当时我上大学的时候,做计算机计算,是在计算机上,还是要靠纸带打孔,1988年我的毕业论文是大型数值模拟和工业研究,原来是靠人手工算,算了多长时间呢?那时候我做毕业论文要在计算机房躺两天两夜,等着它慢慢算,用的是286,后来联想是最早把先进的计算机的技术引入广大的市场。

  有人说进入了“智能”时代之后,机器从原来替代人的体力,到进一步替代人的智力,很多的事情通过智能比人的计算能力、思考能力、记忆能力是几何量级的差距,大家都在讨论五年以后什么样的行业没有了,其实不用五年,现在很多过去的行业已经没有了。前几天我回到老家,跟我们的一些同学走到农村去玩,大家想到一件事说没有“车老板”了,每一个乡村的赶大车的是很有权利的,那未来是不是服务员就没有了?是不是收银员没有了?是不是司机就没有了?打字员早都消失了,我在清华做团委的时候,那个时候打字员也是一个很牛的,他不给你打,文件就出不来。所以过去我们说的顺风耳、千里眼都是神话,今天就实现了,此时此刻时空和距离都不再是问题。

  虽然有巨大的变化,但是有一些东西其实是不变的,比如什么是一个好企业?好企业很简单,就是能够最好地满足能够让社会不断进步,人类生活更加美好的需求。那么这些不变使得每一个企业需要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情,我想大家未来检验企业家或者企业的能力,得看三个方面。

  第一是深耕主业的能力,就是你自己真正擅长的,真正属于你的,好多年轻人问我说徐老师下一步该做些什么?怎么样去做?我说不是怎么样去做,是你擅长做什么,你能把什么做好,那件事就是你的,我们讲了很多风口等等,恨不得大家都奔那儿去,风口是有,你自己最擅长的就是风口,你把它做到最好,做到最适合市场的需求就是最好的。所以深耕主业需求将是考验年轻企业家能不能踏踏实实把你最大的本事做到最好,考验你的竞争力能不能被社会淘汰的最重要的标准。

  第二是创新迭代能力。在深耕主业的同时面向未来,把科学技术,新的发展不断地应用到企业之中,你就会有更大的受益。

  第三是随着一步步发展,企业不断地壮大之后,考验的是你的生态打造能力,这样一个企业、集团,是不是能够形成自生长、自繁衍、自发展、自反馈等机制,来让你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所以这是我讲面临的第一件事,科学技术的发展存在的影响。

  再谈谈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虚拟经济里边最重要的一个形态是金融、资本,当然也有人把房地产的交易价格划到虚拟经济里,就是它不是实体价值,而是人们认为它的一个价值。大家不要觉得风险投资是自古以来就有,其实风险投资没有多少年的历史。大概和信息时代的进展差不多同步而生,第一支风险基金大概是上世纪,就是今天这个意义上的创投风险、天使这样的基金就是上世纪70年代在硅谷产生,那么风险投资的出现带动了企业发展速度和发展模式巨大的转变,我们说过去传统的行业、传统的企业只有盈利才能走下去,而不盈利就是要死掉,但是风险投资的进入大大改变了只要企业真正对未来有价值、有前景就可以有不断地资本支持。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到今天我们觉得牛的不得了的企业,比如美团、京东、滴滴等等,其实他们每年都还在巨额亏损。

  我曾经在某一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参加“正和岛夜话”,他就出了一个题目,说速度为王还是工匠精神?没有工匠精神不可能把企业做好,但是体现另外一件事就是速度,由于资本的介入使得企业变化的速度、发展的速度,需要新的进化的速度、颠覆的速度等等都大大加快,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如果说第一件说的是技术的力量,这是资本的力量带来的。由于资本的介入,推动了很多新的科技产业的发展,可以说没有风险投资,就不会有微软、不会有Google、不会有阿里巴巴和腾讯,不会有刚才我说的滴滴和美团等等这样的企业产生。

  资本在另外个角度,它也起了另一个作用,就是资本的逐利性使得大量的推出了泡沫。今天的经济走到了新的周期,个人认为任何一个周期有一定的因素,这些因素其实都是以金融危机为首。华尔街带动了泡沫的发生,2014年的时候我是挺焦虑,我过去一直在清华大学工作,做了二十年企业,那个阶段我在做清华工作的同时,清华旗下国内直接和间接控股的上市公司超过十家,我知道我们哪些企业在哪个时候正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它自己会出现很多危机,我也知道哪些企业具有巨大的前景,正在蓬勃向上。我知道股票在降,特烂的也在升,中国的股市什么时候能够回归到理性和企业的价值上?

  那个时候出了一个“暴风影音”,27个涨停,前两天出了大事。所以我想最近中国也在不断提,我们中央政府也在不断提,能够把金融风险做更大的控制,但是由于前些年放任不负责任的市场规律,其实到今天泡沫仍然存在,这些泡沫什么时候挤掉也是面临着很大挑战。但是总体讲这些不是让大家分析这些形势,而是告诉年轻的企业家,很多是做实业,在这个时代,关注技术的同时必须关注资本市场,必须关注资本和实业之间的关系,来推动产融互动,才可能在竞争中依然保持领先优势。

  今天很多实体企业发生了很多困难,我很赞成马云那句话,不是说这个行业不好了,而是企业不好了,没有跟上它的发展,这个企业自身无论在模式还是技术上都落后了。第一件事要关注技术的发展趋势,第二点提醒的是要关注资本和实业之间的融合,只有掌握了这些才可以不被别人落在后面。

  比如说十年以前或者十五年以前,一个产品只在一个区域能够站住脚跟,这个企业很好。今天不行了,今天所有的产品通过信息网络都会和全球的同类产品共同为消费者作比较,尤其是主体消费者进入到90后等等,他们的消费信心来源和习惯和我们以及柳老师这一代人完全不一样,所以未来一定会全球化。大家要关注整个全球的发展,在你这个行业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变化,这是市场的力量。所以这三件事分别是技术力量、资本力量和市场力量,如何应用到每一个创业者、每一个企业家自己的企业中?那就是考验我们的能力和水平。

  所以前面用这些时间讲一下我的观点,我不敢在这里讲企业家素质,我是把我认为在这样一个时代下企业家应该什么样,做出一点小小的观点。做好一个企业,我们的成长是四个方面。分别叫做家国情怀、学者智慧、商业思维、江湖行动。什么是企业家?很多人是称不上企业家的,很多人可以称之为商人,称之为做生意人,企业家不仅是做生意,真正称之为企业家的人,一定是怀着使命,一定是为世界更加美好和人民更加幸福创造出的价值,所以没有家国情怀和使命感的做企业的人,一定不会做长的,你可能会赚一笔钱,可能日子过得很好。

  前一段时间,一个年轻人挣来很多钱,就把自己炒得更高,跟巴菲特午餐等等,这孩子其实我认识,很可惜,任何投机的行为一定以更大的代价为结果,我希望年轻的企业家们认清这一点,确实会有很多诱惑和机会,任何一个非价值创造的所得,我看到千千万万的人已经是这样子,一定以更加惨痛的代价为结尾,所以大家要以创造价值作为企业运行的核心理念。家国情怀指的是懂使命、有责任,他会带来企业真正的领导力,企业家的真正的领导力。

  第二个是学者智慧。中国几十年改革开放,第一批富起来通过贸易,房地产,金融等等走到今天,下一论必须以科技创新为我们最主要的驱动力,所以学者是要懂科技、懂知识,要有更高的眼界。还必须要有商业思维,我本身为清华大学工作那么多年,当时很多教授创业,大部分都失败了,因为他是按照教授的思想,教授的道理,所以大家有时候上课,读MBA什么的,那些原理一定要听,但是告诉你怎么干一定不要听,因为他们离市场太远太远,商业思维是从市场为出发点,要懂市场,依据市场规律进行判断,这才是商业思维,解决的是作为企业家的决策力。一定是按照市场规律决策的事情才是能够走得通的,而不是按照一个理论、一个道理决策。

最最重要的规则,一定是“法理情”。

  最后是江湖行动,大家特别不愿意用江湖这个词,江湖是什么?懂规则、有信誉,如果说商业思维解决的是决策力问题,江湖行动解决的是执行问题,企业家是要通过行动完成的,只有懂规则、有信誉的企业才能走得最好。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中国的希望,中国企业的希望寄托在更年轻一代的企业家身上,也相信你们一定能够通过努力,把企业做得更好,把整个中国的企业真正的让世界更加尊重,也祝福每一天都快乐、幸福!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贾兆恒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