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节如何改变孩子的世界?

国际新闻 阅读(1574)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儿童剧《火光中的繁星》剧照

●丹麦国家战略中的一部分,就是让每个丹麦儿童都能接触到青少年戏剧

始建于1971年的丹麦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在丹麦享有盛誉,丹麦戏剧中心首席执行官及总监、丹麦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总监亨利·科勒在过去12年中一直担任这个戏剧节的主席。他介绍,这个戏剧节在整个丹麦获得较高知名度,主要因为戏剧节会在丹麦不同城市进行各种巡演。

“如果每年在固定地点办戏剧节难度可能会低一些,但我们不畏惧这个挑战,还是坚持每年去各个城市巡演,就因为我们相信,这样每次都能见到很多新的孩子、新的家庭,让戏剧节发挥更大的影响,这是我们整个戏剧节战略目的的重要方面。”亨利介绍,青少年戏剧作为丹麦一个非常大的舞台,通常参与的剧团超过100家,举办戏剧节的一周中,会在不同的城市上演700多场次。人口不到600万的丹麦有超过100家专门做青少年戏剧的剧团。

“丹麦国家战略中的一部分,就是让每个丹麦儿童都能接触到青少年戏剧,根据国家的战略指导,我们想确保儿童至少每年能够进一次剧院,这样就需要有足够多的剧团才能做到。”亨利透露,他们会着重在小规模的层次上做剧目,因为他们认为,观剧时要让青少年和戏剧之间尽可能缩短距离,所以每个剧目理想观剧人是120人,因此要有很多的剧目才能够保证实现预期,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剧团。而且大部分剧目都会巡演,会在学校、日托所演出。儿童接触戏剧的时候大多还是在学校的日常生活中。

亨利介绍,丹麦戏剧节有两部分,一部分在学校及各个城市进行剧目巡演,戏剧节有专门的战略保证整个城市所有儿童至少在戏剧节举办的一周看一次戏剧。另一部分是有一个开放式的项目,项目中有2.5万免费门票分发给各个城市中感兴趣的人。“这些是我们有意设定的战略,因为我们相信,如果你在生命中真的能接触到戏剧,再成为剧院的回头客就更有可能了。但第一次体验是关键。”

当戏剧节的巡演结束后,戏剧节并没有真的结束,还要确保依然保留一些长期的项目,继续为孩子们提供艺术教育、提升戏剧体验,以及各艺术门类等服务,这也是丹麦戏剧节注重可持续性的特点。“这就回答了一个重大问题,未来这个城市如何将儿童艺术作为首要任务?我们和城市会进行这方面的合作,也就是在戏剧节结束一年后,再回到这个城市,它能给我们提供证据证明孩子们在未来能够深入地接触艺术。”亨利说。

●儿童第一次接触艺术的体验非常重要,家长有义务带孩子去剧院

“很多成年人需要了解戏剧文化,在观看《小美人鱼》的现场,我看到有很多孩子跑上了舞台,家长却在后面玩手机。”亨利描述的可谓当下儿童剧演出现场极为普遍的现象,折射出在孩子接触戏剧过程中家长究竟该承担何种角色的重要问题。

“儿童第一次接触艺术,体验是什么样的非常重要。一定要让孩子真正享受艺术,如果一开始不享受艺术,很有可能不喜欢艺术了。而最初决定权往往是幼儿园或学校,然后就是家长了。”所以在JONG!戏剧节艺术总监、荷兰阿恩·赫特·夫里杰霍夫剧院的负责人戴安娜·赫兹看来,能否让孩子早早接触艺术,以及接触好的艺术,握有选择权的决策人至关重要。

俄罗斯国立奥布拉索夫木偶剧团导演叶卡捷琳娜·奥布拉措娃介绍,俄罗斯有超过80个地区,每一个大区有超过20个小区,每个区每年都会举办大量戏剧节和戏剧活动,许多戏剧节都是国际性的。在这些戏剧节中,至少有一个戏剧节是儿童戏剧节,还有一些戏剧节是儿童也可以参加的,很多戏剧是完全为儿童准备的。

“如果我们今天要讨论戏剧节如何影响孩子的生活,首先要明确让父母和孩子一起进剧院是非常重要的,我其实非常反对戏剧进校园这一理念,因为学校是专注于教育的,师生都不太理解戏剧。而当戏剧进入校园时,学生就觉得戏剧是一个额外增加的课业,而不是单独的艺术。孩子们应该要知道,戏剧是独特的艺术,有着独特的和儿童交流的能力。”叶卡捷琳娜认为,学校不适合戏剧表演,并且在学校和在剧院里看戏剧感觉也截然不同。但戏剧进一些特殊学校,让孤儿等处境特殊的孩子通过戏剧来学习与人交流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叶卡捷琳娜看来,戏剧节期间,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有机会看到包括亲子剧目在内的很多演出,这是引导当下很多孩子从手机和网络中走出来的良好契机。“剧院是一个特殊的场所,它能够帮助家长和孩子们从虚拟世界中脱离出来,进入真实的世界。家长有义务带孩子去剧院。所以在俄罗斯我们会组织孩子们去剧院,比如用一节课的时间带他们去剧院,有五六个家长陪着他们一起去。他们应该了解到,剧院是一个特殊的世界。莫斯科很多剧院都会销售纸质书,即使在成人的剧院也会销售儿童书,给了孩子选择机会。孩子们重读纸质书非常重要,现在阅读在莫斯科以及俄罗斯已非常受欢迎。”叶卡捷琳娜认为,必须要让孩子准备好接受戏剧文化。“在俄罗斯,比如老师或家长想要带孩子看《灰姑娘》,会让孩子先读《灰姑娘》的故事,然后着盛装提前进入剧场,这会成为孩子们人生经历的一部分。”

●儿童戏剧节已经改变城市生活、改变儿童生活

以17世纪艺术的发展推动佛罗伦萨的城市发展为例,比利时克鲁库什艺术节艺术总监格哈德·沃尔费利指出,文化和艺术可以成为城市的发展中心,戏剧节可以如汽车引擎一样推动城市前进,引发城市和城市生活的变化。与单纯展演不同,节日形式是更加自由的空间,有更多自由进行实验,呈现新东西,开发新想法,引发新尝试,探索不同的可能性。

“我记得两年前,中国儿童戏剧节的活动第一次走入故宫。我们其实是历史的孩子,我们的城市是哪里来的,我们需要把城市的元素融入艺术,就像在戏剧节的框架内引入了很多历史性空间,有了专门的环节,在戏院之外走进图书馆,走上街头。对于公众来说,这些形式非常重要,能够使他们更深刻认识文化活动并参与其中。”在罗马尼亚负责多个不同戏剧节的欧洲文化中心艺术文化教育部主席纳西莎·摩卡奴颇为认可中国儿童戏剧节的诸多内容。

从戏剧概念入手,纳西莎分析了戏剧的影响,“戏剧可以打破我们想象的边界,给予成人和儿童思考的自由。戏剧能给我们最重要和最强有力的是在家里无法获得的体验,这种体验就是自我学习的一部分。”纳西莎认为这也是人们希望参加戏剧节的原因,戏剧节必须是有前瞻性的、逐渐发展的。“在过去我们讨论中国时,往往是从商务、旅游的角度,而现在可以在世界很多非常重要的戏剧节、音乐节中看到中国代表,中国也在寻找出色的演出,每年邀请几百个欧洲的剧院、剧团演出。这些活动不仅给城市,也给整个国家带来了变化。”纳西莎说。

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表示,不仅中国儿童戏剧节历经了成长与收获,今天,中国不少地区的儿童戏剧节已经不仅改变了城市的文化内涵、艺术家和艺术机构之间的交流方式,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孩子们的生活,呈现出了自己的特点。一方面,儿童戏剧节成为改变儿童生活的节日。各地儿童艺术节的举办,不仅能为孩子提供各国有代表性的优秀艺术作品,还能让孩子在领略本国和世界各国的文化艺术的同时滋润心灵、启迪心智。并且,通过戏剧教育等活动,让儿童参与儿童剧创作表演活动,培养了艺术素养和综合素质,提升了自信心和协作能力。戏剧节也为家长和孩子提供共同观摩戏剧和交流机会,对促进亲子关系、共同成长大有裨益。

“儿童戏剧节也成为改变城市生活的节日。随着国内不少城市儿童戏剧节的持续举办,戏剧节的特定时节已经成为城市的一种特殊生活方式,戏剧节也已成为各地新的城市文化名片和城市社交平台。以本届中国儿童戏剧节为例,戏剧节与主会场北京市东城区‘戏剧东城’主题建设相融合,将戏剧文化融入城市发展,开展各项戏剧普及活动,形成‘逛王府井,看儿童剧’的品牌效应。同时通过戏剧节巡演,打造国内分会场联动,促进各地儿童戏剧艺术的普遍发展。”尹晓东说。

同时尹晓东表示,儿童戏剧节也改变着文化交流与合作方式。各国儿童戏剧节通过互邀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演出交流,促进艺术融合与文化互鉴,推动各国儿童艺术的共同发展。迄今为止,中国儿童戏剧节已与丹麦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动画节、韩国ASSITEJ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日本冲绳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俄罗斯彩虹艺术节、新中青少年艺术节等国际知名艺术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的艺术机构联合签署了“金砖国家青少年儿童戏剧联盟战略合作意向书”,实施人员互访、交流演出、联合创作的“三步走”战略,推动儿童戏剧国际交流合作深入发展。

为更好推动各国儿童戏剧节可持续发展,论坛上各国代表以彼此共识为基础发出集体倡议:要加强各国儿童戏剧节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共享各国儿童戏剧节剧目资源;鼓励儿童剧创作和演出版权互让;推动各国艺术家和艺术机构联合创作剧目;促进各国青少年之间的交流;筹备建立“国际儿童戏剧节联盟”。

(图片为第九届中国儿童戏剧节展演及活动,由中国儿童剧院提供)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达到当天最大量